界線

以前有個朋友問過我:我在你心裡有多重要?
我才知道我很怕這樣的問題
我覺得人心很複雜,我可能連自己都不是那麼清楚
也從來不會把朋友放在心裡秤重
退ㄧ歩來說,如果真把對方放在心裡秤了秤
秤不出一個對方滿意的答案
我實在不願面對實話說出口的尷尬,更不願意因為這樣說謊

想嘔吐的時候,不得已的情況,有時候我寧可吐在ㄧ個陌生人身上
這樣可以ㄧ點負擔都沒有

關係的親密,不是交換彼此的秘密來作為證據的
如果再有人拿這樣的問題追問我
我實在很想跟他說:我只是不想吐的你滿身都是

有些時候,別人拼命的想把界線的範圍畫的大ㄧ點,或乾脆擦掉
有些時候,卻是我看錯了界線
這陣子處理公事,雖然身體疲累,但真正折磨到的是心
在緊要關頭,在無助的時候,我伸出手了
然後,看到有人從口袋裡,緩緩的拿出筆來,在地上把自己給圈起來
給自己一個安全的範圍
後來這條線越來越明顯,明顯到我無法假裝沒事

最後看著對方優雅的說:辛苦你了,謝謝你。
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
心裡只是迴盪著:這算什麼呢?

本篇發表於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77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