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度

我從來就不想站在這個高度
呼吸這裡的空氣,看這裡的風景
連說ㄧ句話的力氣都不願浪費

在我教書的第一年,在台大碰到L
他說:你的銳氣怎麽都不見了?(也許他用的是「殺氣」!)
曾經在工作會議上對著L大拍桌子
那個時候的我,還不是一個老師
那個時候的我,天不怕地不怕,不怕找不到工作不怕餓死,不怕連上29天班沒有1天休假,不怕三個月領不到薪水繳不出房租
我是那麼幸福,我有一群使盡力氣守護理想的同事
外面的世界那麼殘酷,我們卻是經常在工作會議上取暖

今天下午開了一個會,放學後又開了一個會
一個可以做成會議紀錄,另一個卻是踏出門後彼此要心照不宣
遞名片,留電話,互相道謝,辛苦了辛苦了
我也開始變成另ㄧ種人
人都是好的,每個人都是那麼充滿善意
但在這龐大的制度底下,氛圍很詭譎,說話要揀選
因為身分,因為角色,因為處境
有些話不得不問,有些話卻又不得不掩藏
於是要聽得懂暗示,要明白微笑是認同是默許還是最無傷的拒絕

在制度底下的空氣如此稀薄,令人目眩
在踏出會議門口的那ㄧ刻
L如果出現在我面前說:你的銳氣怎麽都不見了
我ㄧ定會說:是的
並且掉下淚來。

本篇發表於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97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