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六月

恐怖的六月
來吧!

例行性的工作不忍細數
其中有一件痛苦不堪的事,無論如何閃避,還是落在我身上了
混雜在痛苦裡的,是我在心裡琢磨了一小陣子的旅行

我的人生不在我自己的計劃裡
這痛苦不堪的事,可能成為召回我的最後一道諭令
橫阻在我與赤道以南之間
只能先擱下這一切
開始盤算著
我該穿哪一件毛衣,戴哪一頂帽子,需要穿厚厚的毛襪嗎?
從台灣出發時,羽毛衣如何安身立命呢?

熾熱的七月,但願我能有足夠的想像力,揣摩零下的溫度。

本篇發表於 旅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18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