撞牆

好想撞牆啊

就在電話響起,腦中空白了三秒後
不知道是我的皮質層還是海馬迴下令
讓我按了接聽
然後,兩個人就像打錯電話一樣,喂?喂?喂?
好了,還是我先說話了
但我的腦容量此時急速萎縮
再也想不起過去種種細節
也擠不出一點點新的話題

聽著你溫暖的問候、日常的話語
還有像考古一樣的挖掘著過往
我只覺得這些出土的往昔,都是一些偽證據
接著我只有一個念頭:好想撞牆啊!這是什麼三流的劇情和對白啊
雖然終究無緣成為一個導演
但人生也不至於如此荒腔走板吧

我的頭還好好的
萬幸萬幸

本篇發表於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88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