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

春天

昨天晚上十點公視紀錄觀點播映的紀錄片─春天‧許金玉的故事

我從小出生在台灣,生長在台灣
對於匪諜、共匪的記憶,約莫殘留在我小學階段的末梢
在家裡,爸爸媽媽說的是閩南語,但是學校完全禁用閩南語
當時小小的我,真的覺的閩南語是種粗俗的語言
我羨慕家裡天天讀國語日報的同學
我羨慕一句閩南語也聽不懂的同學
我的認同,被當時候接收台灣的國民黨所形塑著
直到我唸高中,上大學
至今,我仍覺得對台灣過去歷史的了解過於淺薄

許金玉
在國民黨來台前透過考試成為郵局的一員
日本撤退後,在郵局出現國、閩南語無法溝通的情形
政府安排兩位老師開設國語研習班,教導這些公務員ㄅㄆㄇㄈ
日本戰敗,當時許金玉想著終於可以不用再受日本人統治
萬萬沒有想到,日子再也沒有好過,本省人永遠做著較低階的工作
國民黨政府接收四年以來,情況完全沒有改善
許金玉為此奔走,當選工會會長
當時教導她們國語的計梅真老師也為此憂心盡力
最終爭取到應有的工作待遇,但白色恐怖緊接而來
許金玉被判刑十五年
計梅真老師遭槍決

許金玉說:一點自由也沒有,連愛國都不行
五十幾年後
台灣的政治環境變了,許多展覽掛出當時受難者的大幅照片
八十幾歲的許金玉站在計梅真老師的大幅遺照前
摸著老師的臉,趴在照片上痛哭…..
我也跟著哭了起來……

我的爺爺是跟著國民黨軍隊來台的軍人
我的外公是當時陳水扁競選時的台南地區幹部
我的大姑丈是當時撤退來台的軍官
我的二阿姨就是在國民黨政府統治下遲遲無法升職的護士
國民黨民進黨、本省外省……
如果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,先分裂的會是我自己

當我們無法再視人為人
無法珍視別人所存有的生命
所謂的正義的真理的,都將成一種嗜血的藉口

ps馬場町紀念公園
當時被判槍決者的行刑地點
雷驤老師為此曾寫過一篇很有味道的文章
有空,來去馬場町吧!

本篇發表於 觀想聽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35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