胃‧痛

清晨五點二十
痛從一個點慢慢散開來
先是側身,以為痛會被瞞騙過去
再轉向另一邊,痛有了渠道,更加囂張起來

直至鬧鐘響起
心裡掙扎著,要請假,還是要上班?
老師工作的本質,被篩的一清二楚
孩子不是待處理的公文、案子,或者待發的e-mail
可以等我休養一天之後再去處裡
學校又是堪稱快要絕跡的一年級一班的小校
地處偏遠,代課老師難尋
學校老師每個都身兼多職,事務繁雜至極
實在不忍他們再過來班上帶這些小蘿蔔頭

決定邊刷牙洗臉,邊觀察疼痛可否忍受
才刷完牙,已經痛的無法站立
決定丟下那些小蘿蔔頭,讓他們自己慢慢發芽
在電話裡跟主任請假,才兩分鐘,我已經交待了六件事

電話一掛斷
眼淚便流了下來
純粹是痛,痛的我想罵髒話……..

ps諸位在家也好,尤其離家的朋友們,請以身體為念。

本篇發表於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93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