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角七號

你看過海角七號了嗎?
不不不,應該說:你看了幾遍海角七號呢?

在這部電影還沒發燒成這樣之前
我在高雄奧斯卡看了這部電影,當時應該剛上映
足足半個月過去了,還在院線
在電影裡,我再次見識了ㄧ個創作者如此接近創作本質的誠懇
我很怕看到一種電影
只是精心的安排,然後,最後也只是在傳遞

星期一,導演、男主角范逸臣和影評人藍祖蔚上公視接受專訪
(主持人的提問,我真是不忍回想,再不出色的問題,還是有很精彩的回答)
魏德聖在專訪中說:我不為這個地方(台灣),我要為誰呢?
ㄧ個負債累累的人,有許多話想對這個世界說,用影片貼近他所生活的土地

ㄧ個人,果真要滿足生存的基本需求才能求自我實現嗎?
到後來,許多人一輩子也都只是在滿足生存的基本需求
這本來也無可厚非
只是有時候我們會不會太高估了生存的所需
又太低估了自己存在的可能?

專訪後半,公視完整播放賽德克‧巴萊的五分鐘短片
我再度像被電擊ㄧ般的感動,穿透全身
導演說,回顧世界上的反抗運動,多半是在求身體上的自由
可是霧社事件裡的人,卻是在求死
這部片當初終因資金不足而未果
如今海角七號票房收入,將成為賽德克‧巴萊的拍片資金
資金所需三億

一起(再次)買票進戲院看海角七號吧!

本篇發表於 筆記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09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