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議桌上

校長室的會議桌上
廷的爸爸剛從五股的工地趕過來
帶著藍色鴨舌帽,身穿橘色T恤,上面有一道一道的污漬
手指末端的油墨爬出一條條的紋路

如果你的孩子三年級了
卻怎麼樣都無法學會乘法
無法讀懂一篇文章,無法完整的表達
你怎麼辦?
廷的爸爸希望可以讓廷降讀一個年級
我腦海裡浮現一個畫面
在一個一百公尺的賽跑裡,有些孩子就是怎麼樣都跑不到終點啊
他使盡了力氣,背部濕透了,眼睛被汗水扎的睜不開了
他抬起頭來說:老師,我做不到…..

今天可以成為老師的任何一個人,都是在這個跑道上曾經抵達終點的人
有時候我也強烈懷疑自己是否明白
那種看著所有人都跨過終點站時,卻怎麼樣都做不到的心情
到底是什麼滋味

我知道跑道不只一種
但是我實在很難期待台灣能給這樣的孩子多麼溫暖的未來
我極力想看見他的道路
卻只能在會議桌上眼框泛紅的跟爸爸說
爸爸,面對這樣的孩子,我的心裡也會著急….

那極力忍住的眼淚
差一點就要搧情的掉在會議桌上了

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22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