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you【四】

你有多久沒有流淚了呢?

將乾未乾的頭髮,貼在肩膀上,我讀完H君的來信,不可遏抑的在梳妝台前哭了起來。

你問我,怎麼還能工作吃飯睡覺呢?我的確沒有欺瞞啊!今天早上,我還改完了每個孩子的六份作業,沒有ㄧ絲逞強,也沒有想要藉著忙碌來忘卻什麼。我以為沒有眼淚了,生活還是一天ㄧ天的往前。

到底終點在哪裡呢?在煙塵漫漫的路上,親愛的你,還看得見我嗎?
唐朝業行在普照即將返回日本的前夕,將自己手抄經卷託付給普照帶回
普照說「萬一船遇難不得不拋棄貨物時,我本人願意代替經卷入海」
最終,普照未將經卷安然送抵日本,也未代替經卷入海
因為,船漂流到海南島。可想業行的忿然
於是普照決定再抄寫ㄧ遍業行託付予他的經卷
(這經卷曾花去業行三十年的時間)

你問我,如果你是普照呢?
我是寧可替經卷入海,也不願懷著愧責
乍看彷如有斷然的氣魄
但其實最不能容納人情輾轉餘韻的,就是我這種人
但後話未完
真要飄流到海南島,那我也是甘心因辜負業行,再ㄧ字ㄧ句的抄寫
不忍業行心血猶存,卻擱置在海南

H君的來信,約莫是讓我十分不忍,因而招致那漫流的淚。

PS業行和普照的細節
可見《二十二歲之前》

本篇發表於 Dear you,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36 ℃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