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言自語

「從樹林騎車到北投!這種人怎麼可能是老師?!老師,老師ㄧ定有自己的車,沒有車怎麼可能是老師?!」
「喔!主耶穌!喔!主耶穌!」
「建造,你很棒!建造,就是棒!你覺得ㄇㄚˊㄇㄚˊ很好對不對?」
「ㄇㄚˊㄇㄚˊ真的對你很好」
「哪一個女人不想要浪漫,以為自己留著長頭髮,穿著高跟鞋,穿著裙子,就是老師?爛!爛!爛」
「更零分、更不好!更爛」

這是剛剛回家的捷運車上,聽到一個男生的喃喃自語。
ㄧ個高中男生,還揹著書包,說是喃喃自語,更接近大聲朗誦,沒有人是他指涉的傾聽對象,但整個車廂的人,都聽見了。
他說的,比我所記憶的,更零散,更無章法。

你遇過這樣喃喃自語的人嗎?來台北以後,我總是在捷運車上看見這樣的人。

剛剛棲身坐下,才發現這個男生是對著空氣說話,我很想起身離開,但怕冒犯,怕引來他的不悅,又,沒辦法坐著假裝什麼都聽不見,我看著窗外的雨,每次遇見這樣自言自語的人,心裡只能是難受。

什麼時候,人會這樣長篇的,在公眾場合,沒有特定對象的,沒有間歇的,大聲說話。當然,透過種種程序,他也許會被給予一個醫學上的病症名詞,但是,傅柯不是還在不遠處提醒我們,精神病是被界定出來的嗎?所謂的正常,有時候是十分傲慢的。

而那真正令人難受的是,他ㄧ個人拼命說的寂寞啊!

最後,他在喊著主耶穌的時候,起身到另ㄧ個車廂去了,繼續滔滔的說……

本篇發表於 觀想聽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01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