捨‧得

今天禮拜一,依照慣例,孩子們在操場集合、唱國歌、升旗,接著作操。

陽光很熾烈,讓我躲在帽子底下的雙眼很是吃力。
在這樣的溫度,完全沒有任何線索的時刻,竟想起久違的L,如此的清晰。
ㄧ樣的夏天,凌晨兩點半的咖啡店裡,L說:
也許現在說這樣的話很不適合,但是我還是很想跟你說,可以留下來嗎?
當時低著頭,手裡攪拌著已冷掉大半咖啡的我,ㄧ句話也沒說,再抬起頭來,L的眼淚竟無聲的掉了下來,我十分的無措,卻只是淡漠,心裡像是在空谷裡吶喊著拼命說:對不起,我恐怕只能辜負你的眼淚了。

在孩子們作操的同時,我的記憶莫名的接回到這個點上,突然明白了當年L是如何的不捨,而又多麼不願這個不捨阻礙了我的前路,當年我也許帶著更勝於L的不捨,來到了東部。

結交了ㄧ群朋友,歷經偶爾孤獨或者寂寞卻從來沒有恐懼的日子。今早,非常的想念L,和當時那麼無畏捨棄的自己。

然後,覺得自己還是可以很愛這些孩子,即使不久的以後,我要離開他們。

本篇發表於 孩子們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107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