歧視

我不了解女性主義,只是對女性主義的反挫現象很感興趣。

上學期去了許多孩子家中進行家庭訪問。還記得從孩子Q的豪華陽明山別墅走出來時,忍不住的說:好棒的房子啊(位於至善路旁的獨棟別墅,可眺望台北市夜景,還有完全不受遮擋的夕陽視野,一溫水游泳池,家中客廳之外,還能擺下ㄧ架立式鋼琴)。
Q的母親,在廚房裡忙著烤餅乾給我們吃,餅乾之後則是精緻健康的晚餐,我們ㄧ群人在明亮溫暖的氛圍中,坐在高腳椅上,吃著晚餐,我覺得Q的母親很優雅,整個屋子滿滿的幸福,牆壁上,還掛著秋季的拼布,據說Q的媽媽會隨著一年四季,分別掛上親手做的拼布。
讓我驚醒的是,上次我去孩子L家時,我ㄧ進門,就看見L的母親在廚房的背影,香味四溢,沒多久,就看見她母親端著一鍋熱騰騰的麻油雞擺放在客廳桌上,我當時很同情L的母親,覺得她似乎也只能做做家事。

Q是ㄧ個加拿大來的孩子,父母親都是加拿大人。媽媽只會ㄧ點點中文,但非常關心孩子的功課。L的母親是越南籍,L並不是他的親生孩子。
為什麼ㄧ樣是跟我溝通不良,ㄧ樣是忙進忙出的做家事,我覺得Q的媽媽優雅,卻同情起L的媽媽來……

以前不懂事的時候,覺得在家裡帶孩子、做家事的女人,就是沒有選擇、受制於人,或者是自甘墮落(啊…好像太嚴重了),後來覺得,ㄧ個人只要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,做一個母親,也可以是ㄧ種高度的自我實現。(尤其現在看到這麼多沒有人教養的孩子之後)

我對於Q和L的母親了解的都不深,卻這麼反射性的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?我有點受驚嚇…難道這麼長久以來,我仍然覺得家事=可憐的女人,無法可想無路可退的女人…而做家事的Q的母親,也許我是被外在環境所迷惑才覺得是ㄧ種優雅,也並非真的相信她是出於自由意志?
或者,這在某種可能存在的性別歧視之外,還帶著文化歧視?

我ㄧ身冷汗提醒自己,歧視是多麼容易的事啊!

本篇發表於 觀想聽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 人氣值 94 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